校长寄语

--身无饥寒天未曾亏我,学无长进我何以对天。

--今日从严,明日考场坦然。

--老师教我不容易,莫让教诲付东流。

--勤奋一天, 可得一夜安眠; 勤奋三年, 可得一生幸福。

--没有做不到的事,只有不去做的人。

--今日事, 今日毕, 决不到明天。

...【详细

教师风采
校园之星
教海采撷
我的三位班主任老师
[ 作者:冯志浩    点击数:1913    更新时间:2014/11/13    文章录入:本站 ]

        做为老师的我,当自己的学生不喜欢学习我所教的课时, 我就想起我中学时的三位班主任老师。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的第一位班主任
        我进入初中的第一年。我的班主任是一位只有十七八岁的数学老师,他姓闫。那时,老师们都睡得是土炕,而年轻人又怕烧炕。有一天下午黄昏的时候,闫老师突然满脸堆笑着对我说:“你给我把炕烧一下!”虽然语气中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,而我却突然感动起来。在我的记忆里,这是第一次老师微笑着让我给他做事。“啊!老师让我烧炕。”我感到这是多么幸运的事啊!虽然,我是农村出身的孩子,但却从未烧过炕,只见过奶奶、姐姐烧炕。我凭着记忆硬是把炕给烧完了(现在想起来,当时一定是个花脸猫)。我不知道烧得炕温度怎么样,是热还是凉,可闫老师那满脸的笑容,是那么灿烂,使我感到十分温暖(至今难以忘怀)。以后的课堂上,我总感到闫老师在看着我。那目光是那么慈祥,闫老师的每一个微笑,好像总是冲着我一样。那一年我的数学成绩总是十分优秀,在学校数学竞赛中还获过奖。(小学时我的语文总比数学好),后来,他考上教育学院进修去了,我十分怀念他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,数学老师换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女老师,在我们那偏僻的山村初中,女老师是十分罕见,按理应该有兴趣,可顽皮的我总觉得女老师都是不可怕,班长不知什么时候和我关系格外的要好了,天天晚上练什么武功,加之数学难度加大了,数学成绩也就渐渐落了下来,以至于以后数学都成了我头痛之极的课了。
想想那时,从一个只有十一名同学的小学走进初中,一下子百十名同学,其间有不少学习成绩及其优异,我又算得了什么呢?胆怯、缺乏自信让我渴望老师的垂青。也许是自做多情,可那次烧炕,却成了我找回自信的契机。可能老师事后就已经忘了这件事,但在我心中,那次烧炕和闫老师灿烂的笑容,却永远刻在我的心中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的第二位班主任
        转眼到了初中二年级,我的新一任班主任是一位语文老师,也姓闫(严)。他浑身充满了活力,用“风风火火”形容他可以说是再恰当不过的啦,要命的是他脾气很大。
孩时的我总是十分调皮。
        记得有一次晚自习,我和班长一直在窃窃私语。突然,闫老师冲进了教室,把我逮了个正着,他几乎咆啸着让我站起来。紧接着我的脖子上就重重得挨了两巴掌。我只觉得脖子失去了感觉,可不敢掉泪,因为我知道我违反了纪律。从此,再也不过敢上自习说话了。
        有一晚自习上,班长叫我,说闫老师病了,让我和他给老师批改课外作业。我怎么也不会想到,老师会让我去帮他批阅课外作业。在惊喜中,课外作业不知不觉就阅完了。我俩把改完的作业拿给闫老师看时,老师正躺着在床上,给我俩说:“抽屉里有两个煮鸡蛋,你俩拿去吃吧!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老师还给学生鸡蛋吃(那是我第一次吃煮鸡蛋)!当时有些考中专有希望的学生也自动留了级,以打好基础。然而,那年我的语文成绩总是保持在第一,连那些“留级生”都望尘莫及。
       顽皮是孩子的天性,欺软怕硬是每个人的劣根性。面对气势汹汹的男老师的巴掌,我没有委屈,只有畏惧,畏惧中让我不敢犯同样的错误。然而那一颗煮鸡蛋,把一个犯了错的学生和老师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得很近、很近。其实,我并不爱吃煮鸡蛋,可那颗煮鸡蛋却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,让我觉得老师是那么的亲切。那颗煮鸡蛋,也成了我学习的力量源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的第三位班主任
        到了初三,调来了一位姓王的老师,给我们代化学课,兼我们的班主任。他戴了副眼镜,显得斯斯文文,说话也十分平和,讲课也不紧不慢。在当时,对于初次接触化学的我,和大多数同学一样,是觉着新鲜,学的无味。直到有一次劳动之后,我学起化学来一下子茅塞顿开了。
        事情是这样的:那天下午,我们班参加挖花园的劳动。正当大家挖得起劲时,我突然挖起了一块芍药花的根,我当时既害怕又惊喜。惊喜的是:这是我很久以来就想栽的一种花根啊!害怕的是:被老师发现了挨骂。我看四下无人,就悄悄得把花根包起来。可偏偏就在这时,王老师 走过来了。我心想:完了,批评挨定了。正在我惴惴不安时,王老师却意外地说:“要拿就拿好,甭教别人(这里的别人不知是其他同学还是校长,我至今不得而知)看见!”我惊异地看了他一眼,他的目光里充满了慈祥。我心中一阵感激,很快地把这块花根装进我的衣兜。回家后,在朦胧的月光下,把它栽到了我家的菜园中。每年春天,那丛芍药开得格外鲜艳、灿烂。而那年我的化学课学得也格外轻松,成绩也格外优异。
        感谢那块芍药花的根,它使我把一个慈父般的的师恩栽到了我的心中。他的宽容让我从心眼里感激他,敬重他,热爱他,并且爱上了他教的课。
        人常说:“亲其师,信其道”。我的这三位班主任,用信任、关怀、宽容,让我感受到了老师的温暖和关爱。学习也就事半功倍了。

 
打印】【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