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长寄语

--身无饥寒天未曾亏我,学无长进我何以对天。

--今日从严,明日考场坦然。

--老师教我不容易,莫让教诲付东流。

--勤奋一天, 可得一夜安眠; 勤奋三年, 可得一生幸福。

--没有做不到的事,只有不去做的人。

--今日事, 今日毕, 决不到明天。

...【详细

教师风采
校园之星
教海采撷
我拿什么给你,我的老父亲
[ 作者:程晓燕    点击数:2615    更新时间:2014/12/11    文章录入:本站 ]

        2014年8月9日早,我正在做早饭,手机响起,接通后,只听见哥急促地说:“爸今早摔倒了,磕伤了额头,在县医院,你快来。”我一下子懵了,脑子里显现父亲苍老的脸,鲜红的血,心一下子就乱作一团,想飞了去。可我却不能,幼子还在甜甜地睡着。
        父亲糖尿病已经快20年了,常年服药,前年身体突然垮了,并发症显现,高血压、高血脂、高血糖、心脏冠状动脉硬化、肾功能减退,严重的糖尿病综合症导致神经性耳聋,更可怕的是出现脑梗。看着曾经在运动场上健步如飞的父亲一天天衰老、呆滞,一天天的竟然连走路都成了问题,我切身地感到面对衰老、疾病,人是那么地无奈。
        我立刻停止做饭,叫起儿子,买了几个包子,娘俩一路吃一路紧跑。赶到医院,父亲正在处理伤口。洗过的苍老的脸上、新换的衣服上撒有点点血迹。他闭着眼,躺在手术台上,强光下,脸是那么苍白。哥告诉我,打了麻药了。我的心就这样紧揪着看着,医生带了胶皮手套的手,在伤口里翻弄着,说是找一个小渣滓。我看到伤口一次次、一点点的被揭起,一股股血被雪白的药棉檫掉。我的心在流泪,在痛。我竟不知道,眉骨处的伤口也竟然会有那么深,会出那么多血。我疑心那胶皮手套碍事,让那灵巧的手,此刻竟那么笨拙。当红色的药棉堆成一座小小的山时,终于找到,医生和我们都松了口气。但心又一次被揪起——要缝针。还好,缝针还算顺利。一切处理完毕,我才在他耳边叫了声——爸,离稍远一些他是听不到的。他睁了眼,浑浊的眼,看到我,只轻声说了,你来了,就又很困倦似的闭了,我的心在流泪。
        父亲住院了,要我陪。哥说:“你身体不好,孩子还小,需要你照管,算了。”我不能拒绝,我知道父亲轻易不说,说了的话,我就必须做到。况且他多次住院,都在我工作期间,都是哥陪护的。这次刚好是暑假,我有时间,怎么能拒绝?我给小孩报了暑期学习班,除接送小孩外,就在医院陪父亲。父亲已经不能独自走路,不能自己翻身,甚至上厕所都得人帮着脱下、穿上。除打水、买饭、接送孩子外,父亲一刻也不让我离开,即使睡着。我尽己所能地陪护着,帮他做,耐心地听他唠叨,用轮椅推他在医院的小花园散步,扶他一步一挪地锻炼,在耳边一字一句慢慢地开导……第九天了,我深感体力不支,和哥商量,他来一天,我休息一天。当告诉父亲时,他没说什么。晚上要走了,我服侍他躺下,说:“明天,我哥来陪你,我休息一天。”父亲没动,突然说了句,“你们都不是好东西。”我愣住了,父亲最爱我,从不骂我的。即便是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内心的苦闷无处排解,常借家庭小事迁怒于哥,也从未骂过我。心里蓦然一阵酸楚,突然明白:他想让我陪。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我想休息,可心总是不安,做了些家务,下午又匆匆赶到医院。父亲正面向里躺着。我刚在耳边叫一声——爸。他转过头,猛一把抓住我,仿佛怕我会逃似的,连声说:“我怎么越来越不会说话了?昨天骂你,我也不知道那话怎么就从嘴里出来了。昨晚,我一夜都没睡好……”顿了顿,又喃喃地说道:“我错了,我错了……”天哪!我的老父亲,你这是怎么了?你是多么刚强而自负的人,你轻易向谁认过错?一家之长的你在子女面前说一不二,而今天竟向你的女儿——认错!是担心我嫌弃您吗?我怎么会?
        泪在眼里涌动,在心里泛滥。我强忍着,不让它流出。一瞬间我感到了,被病魔折磨的可怜的老父亲的无助。我感到一股在力量我身上升腾,我必须照顾你,我的父亲;我不能让你受到委屈,我的父亲;我不能让衰老和病魔夺走你的尊严,父亲。
        终于,暑假要结束了,我们的暑期学习就要开始了。我纠结,想请假继续照顾父亲。学习会的前一天下午,父亲显得很精神,说:“你尽心尽力照顾我这么长时间,今天你早点回去,休息休息,陪陪孩子。明天学校去,别耽误工作。医生说后天我就可以出院了,你就别操心我了。”在父亲心里,从来都是学校工作最重要。此后,他再也没有要求我为他做过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我发现父亲真老了。他越来越像一个孩子,那么依赖着别人。最明显的,你看他睡得好好的,突然会醒来四处张望,看到有人在,便什么也不说,又安然睡去,过一会又是如此。仿佛婴幼儿在夜间,总是会用手几次地去摸母亲在不在一样。现在,他是多么渴望子女的陪伴和呵护啊。
        我越来越自责自己的无能,不能给他更多,更好。工作责任我义不容辞,幼子的教育我责无旁贷,繁琐的家务我无从推卸。我能给他的只是短暂的陪伴,匆匆的一聚。面对父亲,我除了深深的自责、愧疚,做的太少太少。父亲从无怨言,日复一日默默等候,等候女儿匆匆的来复去。
        我拿什么给你,我的老父亲。常常自问,却不能回答。
        常常深夜无眠,默默祈祷:
        但愿天下父母亲,身体安泰!
        但愿天下儿女们,能多回家看看!
 
打印】【关闭